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赐我星光 > 赐我星光第3章 离婚?不可能
    《赐我星光》 小说介绍</h3>     赐我星光资源作品风格搞笑,构思大胆,脑洞清奇,区别于传统的总裁文,作者阑星河脱离套路,用个性化描写手法和 不一样的角度描绘出了一个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胆的构思也让人眼前一亮!诚挚 推荐,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书。 顾娈熙和苏庭川结婚后第五个月的某一天,顾娈熙因为有事去苏庭川的私宅找他。走进别墅里,她在客厅就听见了男女夹杂的声音隐约从楼上虚掩的卧室房门里传来,在意识到这声音很可能代表着什么后,她心里蓦地升腾起恐慌感
    <h3>《赐我星光》 第3章 免费试读</h3>
    顾娈熙和苏庭川结婚后第五个月的某一天,顾娈熙因为有事去苏庭川的私宅找他。走进别墅里,她在客厅就听见了男女夹杂的声音隐约从楼上虚掩的卧室房门里传来,在意识到这声音很可能代表着什么后,她心里蓦地升腾起恐慌感,身体紧绷了起来,踏着略僵硬的步伐向卧室走去。
    随着那声音由远及近,从卧室里弥漫出来的情欲气息也越发强烈。本就半掩的卧室房门被顾娈熙轻轻推开……
    脑子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轰然炸开,顾娈熙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脸色苍白如纸,良久没反应过来。
    后来她才知道,那个女人叫江蕴,是苏庭川的初恋。苏庭川和她结婚后,江蕴回来找他了,之后苏庭川就一直和江蕴纠缠。除了江蕴,他还养了其他几个情人。
    呵!多么可笑!想到这,顾娈熙唇角扯出自嘲的弧度。
    顾娈熙的思绪被男人走近的脚步声打断,她抬眸,看着那男人。
    顾娈熙面若寒霜,漆黑的眼眸里透着如幽深寒潭般的彻骨冰冷。
    那眼神刺痛了苏庭川,他心脏一窒,脚步顿住了,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病房瞬间陷入了死寂,空气似乎都变得稀薄了,两人间的气氛变得僵硬起来。
    良久,房间里响起顾娈熙冰冷的嗓音,打破了沉默,“我都想起来了,原来你又一次欺骗了我。”
    “娈熙……”苏庭川素来冷峻的面容显得有些慌乱。
    “滚。”顾娈熙冷淡地吐出了一个字。
    “娈熙,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错了……我只想让你给我一个机会!”苏庭川的语气里带着哀求,他整个人都慌了,向来高傲的他竟然也这般低声下气起来。他走过去弯腰去握顾娈熙的手,还没来得及触碰到她的手,顾娈熙已经带着全身心对他的排斥用力拍开了他的手。
    顾娈熙眼里带着强烈恨意的两道寒光再次锐利地射向苏庭川的脸,紧绷着脸狠狠瞪着他。
    那一刻,苏庭川从顾娈熙的眼神里意识到一个让他绝望的认知。
    她是真的很坚定地不会原谅自己了。
    “还不滚?”顾娈熙瞪大眼睛,语气冰冷。
    苏庭川柔声用恳求的语气说道:“娈熙,我们谈谈吧。”
    顾娈熙用一种仿佛是看垃圾的眼神看着苏庭川说道,“跟你这种渣男有什么好谈的?”语气里明显带着“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的意思。
    苏庭川因为顾娈熙的这般回应呼吸窒了一下,继而带着妥协意味的语气低低开口:“我之前是对不起你,但我会好好补偿你的。今后我只有你一个女人,我只爱你一个,我们好好过日子,好吗?”
    “呵!”顾娈熙冷哼一声,眼底一片嘲讽之意,“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你根本补偿不了我!离婚吧。”
    苏庭川心脏骤然一紧,眼底掠过一丝愠怒,他死死盯着顾娈熙好一会儿,然后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身凑近她的脸,两人的气场无声息地发生了变化。
    男人无形的气场压制着她,他低低的嗓音响起,“离婚?不可能,你这辈子都是我的女人。”他带出的温热气息喷洒在顾娈熙的肌肤上,顾娈熙皱了皱眉,下意识地往后坐了坐。
    “之前我伤害了你,所以你可以闹,但是离婚不可能,我们是要过一辈子的。”
    “闹?”顾娈熙怒极反笑,“好啊,那我就好好地闹。我问你,你和我在一起后,出轨了几次?我打算啊,你出轨几次,我就出轨几次,或许这样我心里会舒坦些。”她挑衅地看着苏庭川说。
    苏庭川脸色更加阴沉了,语气又冷了几分,“娈熙,闹也要有个限度。”
    “什么限度?!你能出轨,我就不能出轨了?”顾娈熙双眼发红,怒不可遏。
    苏庭川定定看了她一会儿,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语气阴柔地说道:“我现在去给你买吃的,你这几天在医院好好养伤,我陪着你。”随即他的话语里带上了极强的警告意味,“还有,别想着逃。”说完这些,他转身离开。
    顾娈熙闭了闭眼,双手握成拳。
    接下来几天,苏庭川一直留在医院,还请了好几个保镖看着她。顾娈熙知道自己逃不掉,索性对他冷漠对待。
    到了出院这天,顾娈熙硬是被苏庭川打横抱出医院再被塞进车里,态度强硬得没有一点缓和的余地。
    车里,顾娈熙停止了抵抗,她靠着车门坐着,与苏庭川拉开一段距离,目光放空看着前方,不说一句话。
    夜色正浓。
    清冷的月光从窗户倾洒进房内,顾娈熙躺在床上沉沉睡去了,她睡容恬静,海藻般般微卷的长发披散开来。
    苏庭川想去看看顾娈熙,便小心打开她卧室的房门,轻声走了进去。
    他坐到她的床边,看了她好久。看着她那般安详的睡容,他恍然错以为那些痛苦与她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