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温念顾笙 > 第三百零二章 顾笙何其敏感
    温念觉得白旭东疯了。
    什么听话水?
    一听就是没有被证实和通过的失败实验。
    她才不要这样死呢。
    可是温念的手脚被困,现在面对白旭东那么一个孔武有力的大男人,更是个失去女儿之后几乎丧失所有底线和理智的白旭东,她想要挣扎就显得太不现实了。
    怎么办?
    温念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绝望的滋味。
    她紧咬牙关,可是白旭东有的是法子让她张嘴。
    他抡起拳头朝着温念的肚子就打了过去。
    一下又一下,孔武有力,疼的温念冷汗直冒,却死死地咬着下唇不松口。
    白旭东见她如此,气的直接朝着温念的脸扇了过去。
    余警官在外面看到他这么疯狂,不由得有些担忧。
    “白医生,别打脸,会留下痕迹的。”
    可是现在失去了理智的白旭东怎么可能听得进去?
    他一巴掌一巴掌的扇着温念,火辣辣的感觉让温念差点晕厥过去,可是她不能晕,晕了就真的完蛋了。
    温念死死地坚持着。
    就在这时,白旭东突然趴在温念的耳边低声说:“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的亲生父母其实顾笙已经找到了。你猜是谁?”
    这话让温念猛地顿了一下。
    思想有所松动,白旭东想要再撬开温念的嘴就容易多了。
    他猛地捏住了温念的下巴,趁着她神情松动的时候把药水给灌了进去。
    等温念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她最近最关心的事儿就是亲生父母的事儿了,所以白旭东这句话完全算是点在了她的软肋上,以至于她出现了片刻的呆愣。
    也因为如此,抢人的药水被灌了进来,尽管她第一时间想要吐出来,可是白旭东早就想到了她的举动。
    作为医生,想要怎么把东西逼着患者咽下去简直不要太简单了。
    温念能够感觉到火辣辣的强人液体被迫流入了食管之中,而身边控制着她的人也多少有些松动。
    她知道自己完了。
    这一刻的温念最想做的事儿居然是想和顾笙说好好活下去。
    她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五年前做出选择的那一刻。
    那一刻她什么都没想,唯一想的就是让顾笙好好活着。
    而现在,她得知顾笙对她的感情一如既往,甚至可能比之前更浓烈,她真的害怕自己死了顾笙会承受不住。
    舍不得啊!
    这么久了,心里只住了这么一个男人。
    为了这个男人生儿育女,为了他可以忍受这世界上所有的误会和苦痛,可是他们终究还是没能走到最后。
    原来人真的要信命。
    她和顾笙这辈子可能真的有缘无分。
    但是想到顾笙醒来,得知自己已经死去的消息时会如何的崩溃,温念的眼眶有些湿润了。
    她想做的事儿太多太多了,她还没能摆脱宁太太的身份,正式的站在他的身边,如今就要死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白旭东冷笑着说:“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华老的讲课就在明天,而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华老的学生了。更别提去参加什么医学杯大奖赛。温念,你这辈子注定就是个默默无闻的小医生。更是个短命鬼!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回来和我女儿抢男人!更不该害死了她!”
    “我没有!”
    直到这一刻,温念依然问心无愧。
    白旭东不由得顿了一下。
    不是温念吗?
    无妨!
    反正白欣瑶最不喜欢的人就是温念,现在女儿死了,他把温念送下去陪她,估计用不了多久顾笙也会下去的,到时候他就不信女儿还得不到顾笙的心。
    不得不说,白旭东的思想扭曲了,甚至有些疯狂了。
    温念只觉得肚子翻江倒海的难受着,而她的神智却没有多少流失。
    她不由得猜测这药水是不是白旭东还没验证过。
    不过想到越是这样,自己越是危险的时候,她的脸色有些发白,冷汗更是顺着她的额头一点点的渗了出来。
    白旭东看到温念没有迷离的眼神,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怎么会这样?”
    温念疼的难受,却冷笑着说:“白旭东,你真的是医学界的败类。你这种人简直玷污了医学的神圣。”
    “现在和我说这个?温念,我不得不说,如果抛开一切私人恩怨,你这个人的为人处世我还是很欣赏的,可惜你我注定撑不了同路人。”
    “我也不屑和你这样的成为同路人。白旭东,你的结局其实已经可以看见了。我就算是死了,也迟早会被平反的。我一直相信,正义不会被你这样的人给掩盖,迟早会到来的。”
    温念的神智有些控制不住了。
    她努力的咬紧牙关想要坚持着,可是眼前越来越模糊,越来越不清楚,脑子里的有些东西也在快速的流失着。
    难道她真的要这样失去和顾笙所有的美好,忘记一切的成为一个傀儡吗?
    不!
    她不想成为那个样子!
    可是眼前的温念却有些力不从心了。
    白旭东从看到她眼神涣散的那一刻开始就欣喜若狂了。
    “成功了!我研制的药水成功了!一旦你给我做了活体实验之后,我就会去申请专利,到时候对疼痛的晚期患者,没准是个fuyi
    。”
    白旭东的话让温念有些苦笑。
    原来她给白旭东做了活体实验是么?
    她不甘心!
    可是去也没办法阻止这一切,只能感觉到自己的神智越来越薄弱。
    她努力的去想顾笙的脸,去想顾笙的一切。
    而此时沉睡的顾笙突然有些心悸。
    他猛地睁开了眼睛,看着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T天花板,不由得揪紧了胸口的衣服。
    华天正好进来,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惊讶万分。
    “笙子,你醒了?不对啊,你这才睡了多久?”
    顾笙心悸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他猛地拽住了华天的衣袖,着急的问道:“念念呢?念念找回来了吗?”
    这话让华天的脸色多少有些微变。
    “她……”
    顾笙何其敏感?
    看到华天如此表情就知道出事了。
    他猛地掀开被子想要下床,可是身体透支之后的反应还没褪去,他没起得来,反倒是直接摔倒在床上。
    这种四肢无力的挫败感让他很是着急。
    不知道为什么,一股强烈的不安袭击着顾笙,他仿佛要失去温念时的。
    这种感觉像藤蔓似的紧紧地缠绕着他,让他心惊胆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