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上官沉南念安 > 第17章 心不冷,情不薄,是大忌
    三天过去了,敌军并无来犯的举动。
    这让南念安不太理解,按照他们这架势,不可能全无动静。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他们的暂时安静,给了上官允充沛的时间研究药物来医治那些已经中毒的百姓。
    城中活物悉数中毒,牛羊什么的都无一幸免,好在现在处于冬季,不是播种的季节,不然百姓的日子只会苦不堪言。
    但城中数万百姓仍旧需要朝廷的支援,南念安给朝中去了奏折,要求运送粮食和御寒的衣物过来。
    上官沉收到奏折的时候,即刻安排了物资支援凤安。
    多日不见,此刻收到她的奏折犹如见到她一般,他几乎可以想象她单薄的坐在桌子前写奏折的样子。
    回忆瞬间扑面而来。
    那时候他还没有登基,在边境历练故意受伤,她前来看他,他佯装迷糊,抓着她的手不放,整整一夜她都守在他的榻前,一边看兵书一边陪着他。
    摇曳的烛火下,她的看起来又柔又刚,别有一番美。
    他心里一时情动,猛然一拽,将她拉倒怀里,在她的惊慌失措里装糊涂呓语,趁机抱紧她。
    他承认那个时候算计多一点,但是动情也是真的。
    儿女情长想多了总会让人变得迟钝,以至于上官越来了,上官沉都没发现。
    上官越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呆的哥哥,好笑的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皇兄?”
    上官沉顷刻回神,挥开他的手,脸色一瞬严肃,“什么事?”
    上官越挑眉,坐到他的桌上,答非所问道,“不知皇兄刚刚在想什么?一脸的思春样?莫不是在想女人?哎,话说回来,你这后宫空荡荡的,也难怪,不如选个秀?”
    上官沉神情一沉,“你如果没事的话,就出去。”
    “怎么还生气了?你这血气方刚的,正值壮年,又是一国之君,怎么着也得为自己的子嗣想想吧?”
    “出去。”上官沉无情命令道。
    “皇兄,你这后宫如今空无一人,算是史无前例了,难不成皇嫂不回来,你就这么独守深宫一辈子?”
    南念安不回来这几个字,似是直接踩到了上官沉的七寸,他脸一沉,站起来道,“出去!”
    上官越本来只想贫几句嘴,真真假假的乱说一通,没想到把他给惹生气了。
    赶紧从他的桌子上下来,认错道,“我错了。”
    说实话,上官越从来都不觉得他皇兄是一个多么有情的人物,但此刻他好像才真正认识他。
    自古情深者很多,皇室之中亦不乏相爱不移者,但却鲜少有人能够独守空房。
    而他的皇兄,身为皇帝,不仅没有三宫六院,而今南念安奔赴战场,生死未卜,他却没有丝毫想延绵子嗣的想法。
    可见南念安就算被废去了后位,在他皇兄的心里仍旧是独一无二的。
    上官沉复又坐下,拿起奏折继续看,没有说话。
    上官越叹了口气,有点担忧这样的皇兄,“皇兄,身为帝王。”
    上官沉抬眸,眼底无温,“不牢你费心。”
    上官越见说不动他,也就作罢,说了正事,“听闻凤安那边现在情况非常不好,如果此时其他部落趁机起兵,我们恐怕是防不胜防。”
    上官沉,“无妨,除了凤安,其他边境城防早已部署完毕。”
    “?什么意思?”上官越不解。
    上官沉,“就是除了凤安,其他地方都不必担心。”
    “为什么?你不是说边境大危,有覆国之险?”上官越眉头蹙的像一个川子,但很快他的眉头又舒展开来,眯起眼睛,上下打量起上官沉,“皇兄?这该不会是你故意设的局?为了救南念安?难怪只给她五万精兵!”
    “注意称呼。”上官沉冷声提醒。
    “噢噢噢,皇嫂,皇嫂!”上官越继续,“你借皇嫂的手杀了林蓉儿,然后设了个边境战乱的局,你知道这朝堂上除了南家的人没人会去上战场,偏偏南家已经被你收拾了,此时就只有皇嫂一人可以担此大任,所以就借着这个由头将她派去战场,这样不管林璪怎样恨皇嫂入骨,怎样煽动朝臣党羽,都无法置皇嫂于死地!”
    说着,上官越一拍脑门,恍然大悟一般,“你既除掉了林家硬塞给你的林蓉儿,又保住了皇嫂的命,还挑起了林璪的一直压着不显露的狼子野心!”
    上官越竖起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上官越继续道,“林蓉儿没了,你又偏偏压着林璪,谁都不让动皇嫂这个罪魁祸首,林璪就算在能沉得住气,这会也应该是要反了!”
    上官越面露忧色,“可是皇兄,你这是将皇嫂推到了一个危险重重的境地,万一……”
    他话还没说完,上官沉打断了他,“没有万一!”
    上官越摇头,帝王权谋,他玩的确实高,但是儿女情长,可不一定会按照他设定的局走。
    上官越未在多言此事,而是说,“这么说,那凤安的战争是你一手安排的?”
    上官沉,“不是。”
    “?”上官越,“那是?”
    “接到的消息比较早。”上官沉道。
    上官沉的死士遍布天下,早在就接到了漠北要发起战争的消息,这场早就开始部署的清君侧的局,终于开始展开。
    这也是为什么过了这么久,凤安城没有被攻破的原因。
    之前对大臣说的连破数城不过是夸大其词罢了。
    但两兵交战,变数太多,纵然他上官沉在厉害,身在皇城,亦无法掌控战事。
    接下来的事,就要交给她了。
    上官沉眼神微凛,“你素来玩世不恭,他们对你的戒备相对没那么高,多给我留意最近林璪动向。”
    上官越,“好。”
    说完上官越抬步要走,却又被上官沉叫住,“回来。”
    上官越疑惑回头,“怎么了?”
    “你过来。”
    上官越好奇的凑过去,上官沉在他耳边低语几句,然后又坐回椅子上。
    “什么?”上官越大惊,“这可不行,我害怕。”
    上官沉脸色一沉,“没出息?”
    “谁说我没出息?”上官越不服。
    “那就这么定了。”
    “……”
    上官沉见他一副不情愿的样子,瞥他一眼道,“只要不让人识破,就没人会识破你,你怕什么?”
    上官越正了脸色,“我担心的是你,前往边境可不是闹着玩的。”
    上官沉,“放心,我不会有事。”